首页 >> 专题摄影 >> 我与留守乡亲---低烧老色友

我与留守乡亲---低烧老色友

www.nyddsy.com:8066/bbs/dispbbs.asp   

 南阳地处河南省西南部,总面积2.66万平方公里,山川秀美,风光旖旎,兼有南国婉约灵秀和北国雄浑博大之美。富饶的盆地上丹江汤汤,白河滔滔,白河滔滔,淮水悠悠,伏牛茫茫,桐柏巍巍,是风光摄影爱好者的创作天堂。但是近年来,笔者逐步调转了镜头,聚焦于生息繁衍于这方水土的人们。

南阳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文化积淀厚重,在中华民族悠久的文明史上占有灿烂的一页。仅《四库全书》记载的南阳历史名人就有800多位。从这里走出的百里奚、刘秀、诸葛亮、范蠡、张释之、张衡、张仲景……都是千古传颂的人物。

近现代以来,这片土地上更是英才辈出,彭雪枫、冯友兰、王永民、姚雪垠、二月河……共同构筑起当代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然而,2005年的一次“关注留守儿童”下乡送温暖活动,把我的拍摄与农村留守人群紧紧联系起来。

南阳人口1100万,是一个以农业经济为主的人口大市。不仅每年为高校输送大约5万名新生,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劳务输出地。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一个个年轻人背井离乡,到陌生的城市“寻梦”;他们身后留下了一个个孤独的身影在村口守望。这些孤独身影,就是他们留守家园年迈体弱的双亲,呱呱待哺或者咿呀学书的孩童。

具了解,我市目前约有20万留守老人和近10万留守儿童,是社会中一个庞大的相对脆弱的群体。农村留守老人和儿童的大量出现是农村经济社会转型时期的必然现象,当年轻一代纷纷外出去寻求美好生活的时侯,老人们选择的是对年轻一代的体恤、宽容和自我牺牲。 本组图片主要集中拍摄于南水北调工程水源地丹江水库两岸的淅川县、大渠经过的内乡、镇平等地。在我的镜头中,他们始终是那样勤劳、善良、淳朴,在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上劳动生息,在平淡的生活中享受着一份幸福。南水北调工程开工后,他们在移民搬迁之前也仍在即将淹没的土地上最后一次默默地耕耘、收获。在拍摄过程中,我总是被镜头中这一张张生动的面孔所感染,所震撼!

但是笔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农村留守老人和儿童基本的生活需求无法得到保证,老人们还需要承受繁重的劳动负担和教养孙辈所带来的各种压力。具体表现为一是缺少精神慰藉。年轻人外出务工后,留守老人和儿童日常生活受到影响,亲情和精神寄托缺失,老人孩子相依相扶过着寂寥的生活。我两次到淅川县盛湾镇胡寨村采访,都看到老人、妇女和孩子在村头翘首张望。本以为是因为山村来客稀少的缘故,讯问后孩子答道:老远听见了汽车声来看的,说不定那天就是我爸我妈回来了。当时就令笔者泪流满面!

二是经济收入低。大多数农村留守老人还没有落实社会医疗、养老保障,经济收入来源主要是务农所得和子女的补贴,一些失去劳动能力的留守老人更是只能依靠子女的补贴。随着孝道观念的淡化以及一些子女自身谋生的压力,一部分高龄留守老人的经济状况十分拮据。我们所到的很多村庄,一些人家家徒四壁,出不闭户,任由外人出入。

三是留守儿童求学难。由于各种原因,农村学校普遍师资和硬件装备不足,办学水平不高。特别是近年来,随着农村生源逐步流失,农村很多学校撤校并点,偏远地区学生上学路途更远,走读则缺少保护,住校则缺少照顾,成本提高,部分学童因此辍学。

四是生存质量低。由于子女不在身边,日常生活中的某些小事对于留守老人来说,都成了难题。一旦生了病,家里没有年轻人送诊,或者无钱医治,往往小病拖成了大病。卧病在床身边也没有子女来照顾,孤苦无靠。

五是生活压力大。天气适宜且身体健康的时候,那些老人还可以勉强承担家务、照顾孙辈,但在雨雪天寒的日子里,他们自身尚且难保,要照顾孙辈就更加不堪重负。一旦生病,整个家庭的状况就可想而知。

六是社会关注度低。留守人群抗拒意外风险能力弱,遭遇某种重大灾害时,最易受灾受伤是他们。又由于留守人群住地偏远分散,最容易被忽视的人群也是他们。

笔者希望通过这些图片,唤起政府和社会各界对于这么一个庞大群体的关注。希望政府各部门更多的爱民之心,把群众的冷暖放在心上。做好摸底调查,全面准确地掌握他们的基本信息和生存状况,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注和更多的帮助,为有困难的群众排忧解难。希望全社会共同参与,帮助老人们实现安享晚年的愿望,让所有的孩子都能接受平等的良好教育。   

作品采用了纪实主义拍摄手法,对拍摄对象不做调度摆布。后期作了阿宝色色调处理和光晕处理,压暗环境突出主题,并强调了自己对山村留守人群的复杂心情。


手艺人

    胡寨中三个留守青壮年之一,擅长泥塑彩绘手艺,在附近乡里以修缮庙宇为业,日子相对富裕。在我们采访时,他很自豪地向我们展示他的彩绘“作品”。

 

呵  护

    胡寨地处山区,交通不便,自然条件恶劣,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受到制约。当地特有的石板岩被人们用来建设生活中所需的各种物品,石板房、石板瓦、石板凳、石槽、石磨、石碾、石磙…….构成一个石头的世界。留守老人养育着孙辈,传递着亲情。

无奈的等待

    从小缺少父母养育的孩子在爷爷奶奶的怀里长大,对父爱母爱的渴望始终是孩子不尽的心结。

走不出的石头村

    由于观念、技能、适应力等多方面的差异,仍有极少数青壮年人留守山村,安心过着平静的生活。一道道石墙,成了他们走出大山,走出贫困所难以逾越的壁垒。

 

吸一袋

    老汉孤独一人生活,是这座三进石头院落的主人。一群约20只山羊既是他全部经济来源,也是他日夜相拌的伙伴。早晨出去放牧前,先吸一口,提提神。

    经济发展状况决定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如今在一些乡村,柴草依然是农民的重要燃料。本片是在“关注留守儿童”下乡送温暖活动中偶尔抓拍的,高角度伏拍,用压抑的空间显示农民生活之艰辛。

夏 收

    吴垭村属于浅山丘陵地区,至今依然保留着传统 的生产方式。留守在这里的人们夏收仍使用镰刀、桑叉、石磙、木锨……牛车也依然是最主要的运输工具。

收获的喜悦

石头寨位于邓州市杏山开发区、著名的楚长城脚下、南水北调渠首侧畔。我们在当地有名的石头楼大院拍摄宣传片时,巧遇这家的媳妇劳作归来。沉甸甸的大背篓压弯了她的脊背,满脸的汗水遮不住收获归来的喜悦。我不假思索地立即调转镜头,记录下这一美好瞬间。

孩子的石头村

    内乡县吴垭村是个豫西南典型的石头村,石头建筑很有特色。如今大部分村民已经陆续迁出,半空的村子成了假日孩子玩耍的天堂。

我要读书

    镇平县老庄乡银洞沟(樱桃沟)村依靠林果业经济有所发展,但是土地瘠薄,收入单一。如今大部分年轻村民仍以外出务工为主,平时留守老人过着“出门一把锁,回家一盏灯”的日子。只有在节假日孩子们放学回家,才可以看到更多鲜嫩的脸庞。这是作者与某杂志编辑部下乡慰问留守儿童时的一幕。孩子收到新文具,抓紧利用废弃的石磙完成家庭作业!

奶奶的手艺

    淅川县荆紫关古镇位于豫、鄂、陕三省交界处,距淅川县城75公里,有"鸡鸣三省"荆紫关之称。荆紫关兴于汉,发展于唐,极盛于明清。现存明清五里长街,有房舍2200余间,店铺700余间。著名的建筑有荆紫关关门、山陕会馆、平浪宫、万寿宫、禹王宫等古建筑。位于荆紫关北部白浪街中心的三省界碑有"一脚踏三省"之称。解放后,丹江水路运输逐渐被陆路运输所取代,丹江上游河道基本淤塞,航运也随之冷落。昔日繁华的荆紫关古镇在历史的风雨中虽饱经沧桑,斑痕累累,但由于当地政府的保护、维修,现在荆紫关不仅显示着古朴、凝重的独特风格,而且还焕发出新的魅力。如今古街上平日人流稀少,青壮年外出经商者众多,传统的编织、丝毯、铁器、特色餐饮等经营尚好,留守的老人孩子过着平静祥和的生活。本片是孩子们放学后关注奶奶炮制酸菜的工作。

街上来了稀客

    拍摄地点在平浪宫,它是荆紫关古建筑群中较为豪华壮观的一座。是由古丹江航道船户捐资修建的殿堂,寄托着丹江恶浪险滩中航行的船工们对航途风平浪静的祈祷,对美好生活风调雨顺的向往,类似于东南沿海的"妈祖庙"或"海神庙"。 现在,宫门的南北两侧有对称的钟鼓二楼,南面叫钟楼,北面叫鼓楼。两楼造型相同,均系正方形,四角攒尖,三层,重檐叠起,尖和檐装饰着木雕的龙头,形象逼真,在同类建筑中实属罕见。楼内各有4根大柱和12根小柱直托楼顶,它们象征着一年四季十二月风平浪静、风调雨顺。楼内所用木料多为质地硬韧的檀木和杉木,风剥雨蚀不走原样。两楼的木条上是木雕组画,有"二龙戏珠"、"二马奔腾"、"嫦娥奔月"、"天地日月"等,还有一些小巧的草木花卉和山水画幅,都有较高的艺术鉴赏价值。两楼外侧的顶部竖有铁叉,铁叉框内嵌有铁字,钟楼是"风调",鼓楼是"雨顺"。"风调雨顺",不只是船工们的美好愿望,也是天下人的共同心愿。如今,这里更多是孩子们玩耍的好地方。 

外面的世界

    颇有些冷落的荆紫关老街,许多孩子留守家中,缺少父母的关爱,缺少玩伴,缺少童趣,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憧憬和向往。

 

 

叔叔你真逗

    老街的孩子,对门外经过的每一张新鲜的面孔都充满好奇,能与人交流是他们的一大快乐。

 

 

秀一把

    在内乡油桃沟采风,遇到一对双胞胎在自家桃园玩耍。当我把镜头对准他们时,小哥俩竟然摆出截然不同的Pose。问及其从何学来,答曰:电视呀!

 

 

书中有个世界

    在镇平樱桃沟的一次为留守儿童送爱心活动中,一对姐弟接过笔者送给他们的书籍,立即转身跑去。随后我们转过石头屋,发现小姐弟攀上了自家门前的樱桃树,正在翻阅交流。那种久违的感觉一下涌上心头,随即手中快门响起。

 

快乐的假日

    一次在万湾采风,遇到一群放假的孩子。没有了教师的管束,没有了大人的训斥,孩子们简直玩疯了,笔者的相机也不停地咔咔咔!

日当午

    烈日下妈妈在田间劳作,两家无人照管的三个孩子在拖拉机下躲避着曝晒。农村孩子们的生存状态总是让人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秋 收

    紫山土地干旱贫瘠,但是钙质丰富,适合种植花生,这也是当地多数地块每年唯一的作物。两口子就用这点收入供养着两个在外上学的孩子,收获时格外的精心,力保颗粒归仓。

浇 灌

    唐河石柱山上,太阳晒得石头发烫。老汉在仅有的一小块土地上几乎用汗水点种着庄稼,让人不得不感叹再三粮食的来之不易。

赶春的人们

     丹江两岸,春风里桃花正艳,油菜花金黄,麦苗油绿茁壮。乡村妇女们不失农时,操持着男人留下的农活,为丰收奔忙。随着南水北调工程的进展和20多万移民搬迁工作的完成,这块新水线之下的土地已成为不可再现的记忆。

大背篓

    淅川县盛湾乡,在这片在南水北调工程中即将被淹没的土地上,搬迁前的人们不失春光抓紧田间管理,争取最后一季庄稼的丰收。春风依然在她们心头吹过,幸福依然荡漾在她们的脸上。丹江两岸独有的大背篓是将流传下去,还是存在于这代人的记忆里?

 

    淅川马镫乡,一位大嫂在即将淹没的土地上为田间施肥。男劳力外出后,农业生产的重任落在了留守妇女的肩上。

天空做了拼贴处理

 

土地 女人和狗

    留守乡村的妇女,生活圈子普遍主要围绕着土地、老人和孩子,承担着繁重的劳动和无尽的孤独。或许只有这条狗始终忠实地陪伴在她的左右。

跟着宝贝走

    紫山坡上,老汉赶着牛羊回家。退耕还林后,农民在林间空地发展养殖业,经济收入得到较大提高。牛羊牲畜成了农家致富的“宝贝蛋”

小助手

    万湾林场,我们多次看到一条大黄狗卖力地东奔西跑充当“牧牛犬”,而提到这条狗,主人对这个小助手总是赞扬有加。

小助手

    万湾林场,我们多次看到一条大黄狗卖力地东奔西跑充当“牧牛犬”,而提到这条狗,主人对这个小助手总是赞扬有加。

 

前 景

     靳岗乡兰营水库旁,夕阳正红。老汉精神抖擞,收拢完柴草回家。子女在外,老汉自己是农村低保的受益者。随着各项惠民政策的落实,老汉对未来充满希望。

本组完,敬请关注! 评论请至www.nyddsy.com:8066/bbs/dispbbs.asp 

低烧老色友
 

 

上一页:             下一页:九里山:四等小站的辉煌与寂灭--三空居士